這兩年,有關中日經濟誰更依賴誰的爭論不絕於耳,但從近來的爭論形勢來看,好像是“日本經濟並不依賴中國”這種觀點占了上風。他們認為,日本經濟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很小,一旦中日發生衝突或中國對日本進行經濟製裁的話,日本受到的損失很小,甚至還有人認為,受損失較大的反而是中國。果真如此嗎?中日經濟到底誰更依賴誰?是中國經濟抗風險能力強,還是日本經濟抗風險實力強呢?在此,筆者想通過一些經濟事實來做出說明。
  首先,日本已連續16個月出現貿易逆差,且貿易逆差呈現長期化趨勢。日本財務省2013年11月20日公佈的統計數據表明,2013年10月份貿易逆差為10906億日元,這是日本連續16個月出現貿易逆差局面。已經持續近一年半的貿易逆差,對日本依靠出口型的經濟提出了挑戰,同時對安倍內閣的“複蘇景氣”政策提出了疑問。
  20世紀50年代以後,日本就提出了“貿易立國”經濟發展戰略,通過“貿易立國”戰略,使得日本在20世紀60年代末期就躍升為世界經濟大國。經歷了20世紀70年代兩次世界石油危機打擊後,日本又提出由“貿易立國”轉為“技術立國”,但從20世紀90年代後日本開始陷入長期的經濟不景氣泥潭,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更加劇了日本經濟的沉淪,所謂“技術立國”在2011年的福島特大核事故發生後也黯然褪色。安倍第二次上臺執政後,實行大規模的量化寬鬆政策,其主要目的就是使日元升值的步伐停下來,有步驟地促使日元貶值,而日元貶值的直接好處就是為了促進日本出口,也即要重新塑造日本“貿易立國”的神話。
  有些人認為,日本近年來經濟發展已經不需要走依賴外向型經濟、靠出口貿易拉動經濟發展的路子,日本經濟發展主要靠個人消費、公共投資及企業設備投資等手段就可以拉動起來,筆者不敢苟同這種觀點。按照這個思路,無法解釋為什麼日本近年來會陷入長期經濟蕭條的局面,更無法解釋安倍二次上臺後為什麼要趕緊實施安倍經濟學——日元大幅貶值、大力促進出口,以讓日本經濟儘快走出“通縮狀態”。安倍經濟學說明瞭日本經濟以前是處於“通貨緊縮”危機的,日元幣值是高企的,既然是經濟通縮狀態、日元幣值高企,那麼這就給日本的出口型經濟造成了困境,安倍要通過重振日本外向型經濟而達到使日本經濟複蘇的目的。
  2013年12月9日,最新公佈的日本財務省10月份國際收支初值顯示,反映日本與海外的實物、服務和投資等交易情況的經常項目出現1279億日元赤字,這是2013年1月以來日本再次出現經常項目赤字,此前的2012年1月,日本也曾出現過高達4373億日元的經常項目赤字。日本貿易接連出現經常項目赤字,說明瞭高度依賴出口的日本經濟的脆弱性。此前,日本經濟學家就預言,2015年日本將出現經常項目赤字,現在,這個預言已經提前變成了現實,接下來,日本貿易如果不斷出現經常項目赤字,日本將會淪落為“經常項目赤字國”。而要想避免成為“經常項目赤字國”,所能採取的措施主要包括鼓勵匯率貶值和促進新的出口行業,這就意味著日本必須通過日元貶值與擴大出口這兩項措施來減少經常項目赤字,而這也同時意味著日本須繼續重新依靠“對外貿易與外向型經濟”使日本經濟走向複蘇。不過,這是一把“雙刃劍”,減少經常項目赤字與進口能源這一“剛性需求”之間似乎天然存在著矛盾。
  其次,日本本土能源非常脆弱。日本之所以連續16個月出現貿易逆差,與日本最基本的能源形勢有著深刻的因果關係。福島核事故後,備受詬病的日本核電站基本停運,特別是2013年9月15日,日本大阪核電站4號機組因定期檢查而停運,這是時隔近1年零2個月之後日本國內所有50座商業核電機組再次全部停運。由於核電站全部停用,日本將以零核電狀態度過2013年冬季。據日本電氣事業聯合會等介紹,日本共有三次商業核電站全部停運的經歷:第一次是1970年4-5月,當時日本核電事業剛剛起步,全國僅有東海核電站及敦賀核電站1號機組這2座核電機組;第二次就是福島核事故後的2012年5-7月;此次則為第三次。在福島核事故發生之前的2010年度,日本國內核電占比達26.4%,有超過30座核電機組處於運轉狀態。
  當日本的核電站全部停運後,日本脆弱的能源國情就暴露無疑了。眾所周知,日本本土非常缺乏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常規化石能源——石油與天然氣。核電全部停運,石油與天然氣這些傳統的化石能源就會再度成為日本發電燃料的關鍵來源,而形成日本長達16個月多的貿易赤字結構比例中,正是因為火力發電用原油、液化天然氣等能源進口居高不下,才使貿易逆差頻頻出現。
  這裡有一組日本財務省2013年11月28日最新公佈的進口產品統計數據:糧食類占比為7.8%,原材料占比為6.3%,能源等礦物燃料占比為32%,化學製品占比為7.9%,原料加工製品占比為7.9%,一般機械類製品占比為7.3%,電子產品占比為13.5%,運輸機械類占比為3.1%,其他類合計占比為14%;在所有進口產品中能源等礦物燃料對推動進口增長所占的貢獻度遠遠高於其他進口產品,達到12.7%;在能源等礦物燃料進口增長率中,原油達67.8%,是所有進口產品中增長率最高的。
  從上述數據中可以看出,日本在核電發展面臨嚴重窘境的情況下,油氣等能源進口激增,反映了對日本經濟發展起著關鍵作用的能源供應直接左右著日本經濟發展的速度與質量,而日本能源又非常依賴於進口,如果遇到國際能源市場的任何“風吹草動”,乃至國際能源地緣政治發生大的變動,對日本經濟的影響將是致命性的。
  再次,日本進出口貿易對海上運輸的依賴性非常強,海上關鍵航線更是日本對外貿易的生命線,一旦因突發事件而中斷,不僅給日本經濟發展甚至對日本社會與政治等其他領域都將帶來災難性的恐慌局面。
  不妨假設一下,中日之間若發生了軍事衝突,中國為維護在南中國海的合法權益,對日本從中東經由馬六甲海峽的油輪或日本與西亞、非洲、歐洲與東南亞國家貿易的船隻進行攔截與檢查,由於日本原油進口的90%、其貿易總量的40%都是通過南中國海航線,即使日本為了規避南中國海航線受阻的風險,而繞道改走其他的替代航線,但其結果一定是會造成日本國內油價飛漲,進而會帶來一系列連鎖反應,拖累與滯後日本經濟和社會的發展。
  再以一個顯得並不多麼要緊的旅游產業為例。如果日本的旅游產業市場完全失去中國游客的推動,日本大力推動的旅游觀光產業又能有多大作為呢?日本觀光局在2012年2月25日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2年1月份中國兩岸三地的訪日人數高達25.4萬人,占全體訪日外國游客的43.7%,其中,大陸游客達11.04萬人,中國香港游客達4.66萬人,訪日外國人游客主要以華人為主。按照當時的中日匯率比,以中國游客人均消費16萬日元計算,僅當年1月份,中國兩岸三地游客就給日本旅游業貢獻3.56億元人民幣,大陸游客花費1.55億元人民幣,不考慮物價水平及其他因素,一年12個月就是42.7億元人民幣。
  到2030年使外國游客數量增至每年3000萬人的長期目標被寫入了日本政府的“日本再興戰略”,可見日本對旅游產業的重視,但實現這個長遠目標,若沒有中國游客的推動將是難以完成的任務,2013年1月-7月中國赴日旅客就減少了28.0%,日本共同社就認為,在旅游觀光領域,日本不能稱為“發達國家”,2012年日本接待的外國游客數量在全球排名第33,是首位法國的十分之一,也落後於中國和韓國。
  最後,上述從日本貿易逆差、能源進口、海上貿易航線以及旅游產業等方面對日本經濟發展的脆弱的一面進行了分析,從中可以看出,日本儘管是一個經濟發達國家,但其在基本國情等方面有著致命性的“結構性缺陷”,如果還從持續多年的困擾日本社會發展的“少子高齡化”因素來看,這個“結構性缺陷”更是明顯,一個年輕人逐漸減少的國家,一個老人占人口比達24%的國家,未來將會帶來各種不利與不穩定的因素。
  中日一旦真的發生軍事衝突,受損失更大的將是中國嗎?答案就在以上的分析之中。  (原標題:龐中鵬:中日一旦開戰,日本經濟將受致命打擊)
創作者介紹

vn85vnusc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